从去年开始准备
结果还是熬夜码字赶死线。
悄摸摸问一句,肖时钦生贺24h还差三个。
有没有小可爱来一起赶的。
欢迎加入肖时钦生贺24h企划,群聊号码:675270664

还是唠唠嗑。
一个游戏群的午夜档提到的。
就从女孩子的男闺蜜开始。
我现在都状态大概是,无心恋爱,所有认识的男生都是当同性对待,兄弟和姐妹我都可以。
然后有人说女孩子还是不要找男闺蜜,以后脱单了男朋友会计较你会头疼。
我想了想,说,我这样的人吧,有男朋友的时候,不会多看别的男生一眼,也不会提别的男生一句话的。
但其实这个不是重点,就是后来提到暧昧,我说,暧昧大概是对暗恋最好的怂恿。不明确的拒绝就是支持。
坦白说我也祸害过几个小哥哥了,他们开玩笑说我李复也不是很亏,多少是有点懂。
所以我觉得吧,虽然其实大部分情况下可能是说,一方面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喜欢自己,贸然去问,如果不是,会有一种自作多情的尴尬,入如果是,又...

[王喻]恰逢你我(全)

  其实后续也没有多少,赶了一下日子。除了419,还是王喻群三周年,虽然今年没有活动,但还是碰一下日子。
然而,清水。嗯对。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揉了揉额角有些心塞,从北京到广州,近三十个小时到车程,就是卧铺,也有些要命的感觉,何况硬座。然而这时间和天气,也实在是没有别的选择了,王杰希叹口气,提前为自己的腰默哀了一把,吩咐秘书购票。
  王杰希是微草的总裁,这次去广州,其实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,偏偏他最近很闲,于是干脆决定要亲自走一趟。至于天气,这种季节下雨下到航班取消的确是他没有预料到的状况。
  王杰希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坐过硬座车...

其实有时候会自己也会写一些,各种神奇的东西,各种,在我,发出来的文里不可能见到的东西,然后自己看看拉倒。
发出来是不可能的。
我始终觉得,一个人的力量再小,难免会影响到别的什么人。
我一直很喜欢耳雅的文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从她的文字里我总能感受到温暖和希望。
对有些东西说不上讨厌或者排斥,只能说,希望我们,用自己很喜欢的角色,可以想同样喜欢他们的人,可以去传达一些正能量的东西。
比如理想,比如爱,比如未来。
而不是这个世界的黑暗。
比如暴力,侵略,或者其他我不太想提的东西。
不得不说在这个圈子,还容易瘦到影响的三观还有很多,要关爱我们的未来。
瞎唠唠,沉迷段子,沉迷友情向,可能把恰逢你我写完,cp向都不太想写...

赐福不如灭祸,了解一下!

其实我看到屠苏设定是时候脑补的是一个总在碎碎念的龟苓膏,然后我看到了龟苓膏的人设。

1.
是这样的,屠苏酒总觉得自己被安排错了工作。
“你看着我的刀再说一遍,你让我去干什么?”
“好想去打架啊。”
“空有一身降妖除魔的本领,你只让我赐福真的好吗?”
2.
龟苓膏觉得屠苏酒这样不行,这样不是一个合格的酒。做人……啊呸做飨灵要有职业道德。
“既然分配了这样的工作,还是要好好完成的啊,这样才不辜负期待嘛。”
“赐福和灭祸其实都是一样的啊,最终不都是为人们带来幸福么。”
“你喜欢灭祸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么,就当顺便给人们赐福了啊,反正就是说几句话的功夫么。”
3.
屠苏酒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碎碎念的人,于是他看向龟苓膏:“...

嗨朋友,喝杯茶么?

本期几个小笼包和蟹黄小笼包的段子。

1.
蟹黄小笼包昨夜似乎喝了不少的样子,坐在桌子旁边发呆,御侍出门的时候就见到小笼包在他身边:“蟹黄你昨天喝了多少酒啊,这么大年纪宿醉是不是很难受啊,来我给你泡杯茶解一下酒吧。”
然后御侍眼睁睁看着发呆的蟹黄小笼包突然回神:“不了,我没有我很好我一点事都没,告辞了。”
御侍想了想蟹黄上次累坏了时的吐槽,心疼蟹黄。
(疲劳时语音:这感觉,就好像是喝了小笼包泡的茶一样。)
2.
然而蟹黄清醒的时候偶尔也会去diss一下小笼包,比如:“诶你真的不考虑试一下蟹黄馅儿的么,比普通的口味好吃多了。”
然后御侍看着小笼包淡然一笑道:“知道么蟹黄?”
蟹黄一愣,就听小笼包继续淡然道:“我...

[王喻]恰逢你我(上)

赶在最后二十分钟,祝老王和文州,王喻 日 快乐。
之前记得那个梗,字数刻意卡了一下4242
下等419,刚好赶上王喻群的建群纪念日2333。

  王杰希揉了揉额角有些心塞,从北京到广州,近三十个小时到车程,就是卧铺,也有些要命的感觉,何况硬座。然而这时间和天气,也实在是没有别的选择了,王杰希叹口气,提前为自己的腰默哀了一把,吩咐秘书购票。
  王杰希是微草的总裁,这次去广州,其实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,偏偏他最近很闲,于是干脆决定要亲自走一趟。至于天气,这种季节下雨下到航班取消的确是他没有预料到的状况。
  王杰希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坐过硬座车厢了,那会儿他还是求学的少年,上车经常就是补觉,外界的一切与他无

记梗(王喻)

老王从北京往广州出差,啥啥都没有票最后买了张硬座票。(似乎不太科学的感觉)
然后一路坐了n久腰都要断了,周围又各种乱糟糟各种让人心烦。
就在还剩两三站而老王坐的快要崩溃的时候,去采风的画家喻文州上车了。
刚好坐到老王对面。
老王:这人真好看气质简直是清流。
喻:诶这人怎么看都不该在硬座车厢的感觉哦。
然后两个人,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一见钟情???腰都不是那么疼了呢。
再然后,知道大家都是到终点下车后,喻邀请老王一起转转吃吃喝喝什么的。
老王当然是同意了。
再后来两个人保持了一下联系。
再后来两个人谈了个异地恋。
再后来,异地恋就变成了同居什么的。
大概。
火车上的脑洞整理了一下。
感觉……最大的问题就是,北京到广州普...

[王喻]喻文州说好好好你毕业了?

用  @沈亦南 点的梗肝个生贺。
喻老师生日快乐x

  懒得在文里多说的设定:喻是荣耀大学刚毕业的研究生,留校做了大二某班的辅导员。
  王是这个班的学生。
  已交往。
  学校在B市。
  喻的室友是今年刚过来第一次看见雪的南方人。
  
  “喻文州快起来!看下雪了!”
  喻文州被室友晃起来的时候,想起了自己第一年来B市看见雪的时候。
  当然了喻文州是一个稳重而冷静的人,自然没有祸害自己的室友,只是用比平时快了些的脚步走出去,然后在雪地上摔了一跤。
  “下雪有什么好玩儿的。”喻文州看着一脸兴奋地把自己拽出去的室友,坚决不肯走到雪地里,然后敏锐地侧身躲过了室友砸过来的雪球,“几岁了,还想打雪

敲里麻,叠纸你妹!
我真是一天之内人生中唯二的两次敲里麻都给了叠纸。
我好好的祝王一定要扔到煤堆里才行!
虽然我站祝白可我还是心疼水鸢。
妈卖批我更心疼我祝王人设。
大晚上的扎心。
敲里麻小姐姐一个接一个的出事,小哥哥一个接一个的发疯。
文策怕不是有毒。

200点文。占tag歉

可选cp
肖戴
王喻
叶喻
花怜
祝白
只接受he梗。
大概看感觉写吧。
补充一下。点过的大概知道我可能……会……合并梗或者……,总的来说很佛。
以及很慢。

悄摸摸在没什么人会看到的地方生个小闷气。
去你妹的土木三班陈同学。
关我捷麻麻毛线事。
说他像捷麻麻,我捷歌债缠身还要通宵录歌证明自己不是。
发了又说没有陈同学好听,你喜欢陈同学,就听陈同学去啊,在捷麻麻微博下面ky算什么智障。
我捷那么好那么温柔干嘛要跟陈同学扯一起,蹭个鬼的热度,这两个人有可比性么?

就有点心疼捷麻麻QAQ。

他那么好的人,那么宠粉丝,前有东篱粉后有陈同学,为什么就不能对我捷麻麻好一点呢。

风月天悬

景唯:肖时钦女友粉,选择焦虑症和拖延症晚期,简称懒。

©风月天悬 | Powered by LOFTER